突发!以色列突然宣布愿意接受美国停火提议


据央视新闻消息:当地时间2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奥菲尔·福尔克称,以色列方面愿意接受美国此前提出的旨在实现加沙地带永久停火并确保被扣押人员获释的新提议,但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作战目标没有改变。

 

奥菲尔·福尔克2日在接受采访时称,以色列已接受美国总统拜登推动的结束加沙战争的框架协议,尽管该协议存在缺陷,还需要做更多工作。

以色列国防部长表示,以色列不会接受哈马斯在结束战争的任何阶段继续统治加沙,并且正在研究替代该伊斯兰组织的方案。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我们采取重要军事行动的同时,国防机构也在评估哈马斯的替代执政方案。

▲以色列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

 

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本-格维尔当天重申,如果内塔尼亚胡接受停火提议,他领导的犹太力量党将退出执政联盟,而这将意味着内塔尼亚胡政府垮台。

 

▲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本-格维尔

 

美国总统拜登5月31日公布了一项旨在实现加沙地带永久停火并确保被扣押人员获释的新提议。拜登称,这一新提议是美国与以色列、卡塔尔、埃及和其他中东国家多轮外交对话的产物。哈马斯同一天发表声明称,哈马斯“积极看待”这一相关提议。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6月1日发表声明称,在释放所有被扣押人员、消灭哈马斯的军事力量等目标实现之前,以色列不会同意在加沙地带实现永久停火。

 

拜登的和平方案

 

拜登最初对以色列的进攻表示坚定支持,但后来又公开谴责该行动造成的大量平民死亡。上周五,拜登公布了他所称的内塔尼亚胡政府提交的结束战争的三阶段计划。

拜登说,第一阶段包括停火和释放被哈马斯扣押的一些人质,此后双方将就无限期停火进行谈判,第二阶段将释放剩余的活着的俘虏。

这种排序似乎意味着哈马斯将继续在埃及和卡塔尔调解的渐进式安排中发挥作用——这可能会与以色列消灭这个伊朗支持的伊斯兰组织的决心发生冲突。

拜登在演讲中表示,他的最新提议“将在没有哈马斯掌权的情况下,为加沙创造一个更好的明天”。他没有详细说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并承认“从第一阶段进入第二阶段,还有许多细节需要谈判”。

今年2月,拜登曾表示,以色列同意在3月10日开始的穆斯林斋月前停止战斗。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停火并没有实现。主要的症结在于以色列坚持只讨论暂时停战,直到哈马斯被消灭为止。哈马斯没有表现出任何让步的迹象,并表示只有在永久结束战争的情况下才会释放人质。

 

巴以双方的态度

 

虽然说,以色列接受了方案,但事情还存在较大的变数。

福尔克重申了内塔尼亚胡的立场:在所有目标都实现之前,不会实现永久停火。目前,内塔尼亚胡面临着维持联合政府的压力。以色列财政部长贝扎莱尔·斯莫特里奇和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明确表示,他们拒绝立即停火。他们威胁说,如果内塔尼亚胡接受拜登提出的和平提议,他们将辞职并推翻内塔尼亚胡的执政联盟。

哈马斯暂时欢迎拜登的倡议,但该组织高级官员萨米·阿布·祖赫里上周日表示,“哈马斯规模太大,内塔尼亚胡或拜登无法绕过或排挤它。”

一天前,另一名哈马斯官员奥萨马·哈姆丹告诉半岛电视台:“拜登的讲话包含积极的想法,但我们希望这能够在符合我们要求的全面协议框架内实现。”

哈马斯要求保证停止对加沙的攻势、撤出所有入侵部队、给予巴勒斯坦人自由行动权以及提供重建援助。以色列官员认为,这实际上意味着回到2023年10月7日之前的局面,当时哈马斯统治着加沙,致力于摧毁以色列。

与此同时,两名埃及安全部门消息人士称,美国、以色列和埃及官员上周日在开罗结束了会谈。埃及安全部门消息人士称,尽管周日的会谈未就重新开放过境点达成协议,但取得了积极成果。埃及代表团在会上表示,如果巴勒斯坦当局同意恢复工作,埃及愿意让欧洲边境观察员监督巴勒斯坦当局的边境工作。埃及消息人士称,以色列和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将迅速采取行动,消除过境点运营的障碍。

 

 

影响

不过,由于以色列军队的一些行为引发了全球主要国家的反感和抗议,以色列行动的正义性正在逐渐消失,这也使得美国倍感压力。因此,在下半年美国大选来临之际,拜登政府存在推动巴以冲突缓和或结束的动力。那么,这一地区局势的缓和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首先可能是油价和运价。上周日,OPEC组织同意将每日 366万桶的减产协议延长一年至2025年底,还将把每日220万桶的减产协议延长3个月至2024年9月底,然后在2024年10月至2025 年9月的一年内逐步取消减产协议。

高盛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尽管减产协议延长,但此次会议仍被视为利空消息,因为8个OPEC+国家已经表示计划在2024年10月至 2025年9月期间逐步取消220万桶/日的自愿减产。但也有分析认为,地缘局势的缓和会抑制油价的上行。另外,由于红海局势紧张,给全球航运业带来了巨大影响。若巴以冲突缓和,该地区的航运秩序可能会恢复,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可能会减缓。

 

其次,俄乌冲突的格局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变化。巴以冲突以来,乌克兰的战斗力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弱化。而巴以冲突若结束,美国会腾出大量精力援助乌克兰,而且在西方世界眼里,这才是“正义的战场”。可以预期,俄乌方向的冲突会更加激烈。当然,这样可能会加快冲突结束的步伐。

最后,美国大选的局势。以胜利者的姿态,结束两场大战,无疑会是拜登政府巨大的加分项。否则(甚至都不能结束一场),拜登将在大选时面临较大压力。而特朗普若当选,以他的风格,以及他本人与普京和内塔尼亚胡的关系,大概率会较快地结束战争。届时,他和他的共和党将可能赢得前所未有的声誉,而这可能也不是民主党人愿意看到的。

 

·END·